SCP-4000竞赛条目:黑月嚎叫于时界之外
文章 > 漫画文学 > 文学
阅读量:...
评论:...
...
...

分享文章到

2018年08月10日 17:17:16
SCP-4000:黑月嚎叫于时界之外

依O5议会指令

本文件已被封闭

仅限5级访问

依照O5指令-4000-29,本文件对所有无5级权限者封闭。此外,建议5级人员不要在无必要理由或O5-1指示时访问本文件。

你的当前权限凭证为#ID O5-1

警告:假扮监督者并擅自访问本文件之违规行径应受严正惩处,最高可至就地正法。

项目编号:SCP-4000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直接关于SCP-4000的信息已从整体数据库内删除,唯一例外作为封存文件仅限O5议会成员查阅。一旦任何未授权人员知晓关于SCP-4000的信息,故意或其他,不得例外一概处决。

新发现含有苏美尔王表选段的文物将被立即查收,经由机动特遣队 Alpha-1 ("红右手")检查。任何对生命之种、埃塔纳王、黑月的提及或者其他相关信息都将被篡改或销毁。

一种Kholoud模因触媒已被植入全体在世人类中。它会随生物繁殖、多种言语形式和记忆删除传播。所有通过格尼美德协议Ganymede Protocol行动创造的人类将预植该触媒。一经激活,该触媒会令对象发声讲出任何对其有影响异常的性质。如有任何对象用简单的肯定言论回应此触媒, SCP-4000将被视作未收容。此时,将有必要重新评估基金会核心准则和行动方针。

描述:SCP-4000是一份非永久契约,由公元前3000年前统治基什的苏美尔国王埃塔纳与某身份未知的敌意神祇订立。该契约的确切截止日期目前未知。


sumer.jpg

已发现的部分苏美尔王表。图片已着色。


1907年10月12日

尊敬的管理员,

基什终于向我们透露了她的秘密,苏美尔王表的封闭部分是我们当前工作中最突出者。我承认在塞加拉1失败后,对能否真正发现古代异常有所怀疑,但我现在相信您是正确的。这份名表残篇和一具被保存处理的鹰尸一同埋葬,翼展竟然达到30英尺!

名表,有洪水之前与之后,写着简单的名字和在位时长。出了一个。就这一个,直接提到了种子本身,埃塔纳王是领我们找到目标的通路。

我已指示本区域全体人员搜寻有他名字的文物。很明显我们离发现只有一步之遥。而我不会停歇,直至真相进入我们的手中。

您的,
Howard Carter
超常考古部


大洪水之后,王权再次从天而降,王权在基什。
在基什, 于舒尔成为国王;他统治了1200年。
库拉西纳贝尔统治了960年。
恩塔拉安纳统治了820年。
普安努姆统治了840年。
卡利布姆统治了960年。
卡鲁姆统治了840年。
苏卡齐普统治了900年。
阿塔布统治了800年。
玛什达,阿塔布之子,统治了840年。
阿维姆,玛什达之子,统治了720年。
埃塔纳,牧羊人,乘巨鹰之翼从天而降,统治全域,被赐生命之种,成为国王;他统治了1560年。
巴利,埃塔纳之子,统治了400年。


他们计划建城
众神打下地基
伊吉吉众神定下砖石
"让它成为他们的牧羊人,
"让伊塔那成为他们的建筑师"
伟大的安努纳奇2众神颁令天命,
他们坐下共议地上之事宜,
伊吉吉诸神齐意下谕
为众民定下节庆
他们还未定下王者,来统治遍地众民,
当此之时还未有头饰装集,也无王冠,
更无权杖嵌上青金石。
没有王座宣台之类被建起。
伊师塔自天而降寻牧人,
到四方寻找王者。
伊南娜自天而降寻牧人,
到四方寻找王者。
恩利尔审查埃塔纳的宣台,
"让王权立于此地,
让基什之心欢愉"
王权,光芒之冠,与王座。
他带来秩序与智识。
地上诸神欢愉起来,
为他们年轻的弟兄骄傲。


埃塔纳日复一日向沙玛什3祈祷
"我见一梦,基什号哭。"
"城中百姓,无不伤悼。"
"他们唱着悲叹的歌曲。"
"噢基什,生命赋予者!埃塔纳不能给你传人!"
"噢沙玛什,您已饱餐我最肥美的羊羔!"
"噢冥界,你已痛饮我牲羊的鲜血!"
"我已荣耀众神,崇敬众灵,"
"解梦师已用光我的焚香,"
"众神已享尽我宰杀的羔羊。"
"哦主啊,给我旨意!"
"赐我生命的种子!"
"向我展现催生的草吧!"
"释掉我的负担,赐我一个传人!"
沙玛什开口,对埃塔纳言道:
"找到坑,向里看,"
"一只巨鹰躺在里面。"
"他会带你去到至高天,你便可向安努纳奇恳求。"
埃塔纳上了路。
他找到了坑,他向里看
巨鹰躺在里面
他在此准备载他上天!


1919年2月3日

Fritzwillis管理员,

拉撒路计划近乎完成,但您还未送出成功的关键。 Carter和他的副手在过去几十年里令进程不可接受的迟缓,即便算进战事的延误。

埃塔纳历史残篇的发现并未给我们到何处寻找种子提供之前没有掌握的新线索。Carter着魔般坚持关于早期人类与异常间互动的情报会有所价值,到头来这种看法也被证明至少是太过薄弱。我们已经知道人类历史不过是数万年异常混沌后的短暂窗口。你在我们该死的创立备忘录里亲自说过。

我们对异常的最终胜利就在眼前。保证再无恶神或仙妖荒疫把我们推回黑暗里。更多的异常每年都在显现;若拉撒路不能完成,我们做的一切都将很快再无意义。

为人类的荣耀,
Loyd主管


1919年2月17日

管理员,

Loyd没有看到整个图景。种子和我们所学到的相比不值一提。我们在拼合的是人类与异常关系的真正记录。埃利都石板的发现改变了一切。这一发现超出了过去一切,我们连在梦里也不曾见过。

你在我们创始之时就猜度过人类和异常,但要是你错了呢?要是我们能够回答你不能回答的那个问题呢?为何异常的数量在文明的黎明时衰减?又是为何它们再次兴盛?为何文明得以扩散成为现代人类,而之前所有的尝试都埋藏黄土之中?

我在阿卡得调查一座新发现的遗址,我相信这是萨尔贡4留下的宝藏。要说有谁能终结最初诸王的故事,那便是第一位皇帝。给我些时间,谢谢。

待我们开工后,我会派向导和包裹送上发掘新进展。

Carter


萨尔贡,强大的国王,阿卡德之王,即是我。
我母为换生,我父我不知。
我城乃阿苏皮拉努,坐落幼发拉底河畔。
我换生的母掩藏我,暗中生下我。
她装我到苇编的篮中,用沥青封住我的嘴。
她扔我到河里,却没让我被它淹没,
河流将我托起,送我到基什之王乌尔扎扎巴这里。
我为他的意志所抚养,又斩杀他为他对我父和家园所犯之罪。
还有他先祖埃塔纳的罪,他的契约我必将撕毁。
我已将他的真相埋入陨落诸神的祭坛下。
我将联合天下四方夺回所失。
我的血脉将要统治一千年。
他们将听到黑月嚎叫。


1920年8月4日

我的朋友,

他说的又多又少,但他知道真相。祭坛即指尼普尔,神殿之城。我会找到它。我们要做的是像洋葱那样拨开神龛,最终我们将知晓付出何种代价。

他肯定会对他的继承者失望无比,只坚持了他愿景的五十分之一。但现在已经长太多了。黑月今天可有嚎叫?

Howard


Loyd,

你的担忧已被注意,议会里也有人同样关注。你要陪着Carter去尼普尔的发掘现场。协助他工作,但做必要措施保证计划成功。Carter的目标可能不再和我们一致。

若真的必要处决他,会归责给伪叛军

O5-1


1921年5月3日, Loyd主管在致伤Carter特工等多人后试图逃离发掘现场。RRH分遣队伪装为叛军在边界外4公里处拦住了Loyd,在他对特遣队开枪后将其处死。

在他的物品中有一新发现的石碑,还有一颗已灭绝的犹太海枣树种子。很快发现后者具有强大但平常的肉体操控及复制能力。它被编为异常项目-0001,交由Dr. Christopher Zartion协助拉撒路计划开发。石碑内容如下:

当他载着他飞过第三个里格,
巨鹰对他说,对埃塔纳说道,
"看,我的朋友,大地现在怎样!"
"大海已成园丁的壕沟"。
他们登上了安努5的天界,
在辛6的大门前
巨鹰和埃塔纳一齐行礼致意,
但母亲不赐他种子。
他们穿过安努的诸门,恩利尔7和恩8
巨鹰和埃塔纳一齐行礼致意,
但两神都不赐他种子。
他见有一带窗的门,没有印记,
走入其中。
一位夺目的年轻女人坐在这里,
她形貌庄严美丽。
王座坐落在此,广域踩在其下,
王座之下是雄狮屈伏。
她即是沙玛什,巨鹰和埃塔纳一起行礼致意。
埃塔纳再次向沙玛什祈祷,
"沙玛什啊,为何安努纳奇拒绝了我?"
女神痛哭起来,
"基什之王,这力量不是为你!"
"你将长寿,而后他血必将统治。"
埃塔纳被逐出大门。
天上众神都不会协助基什。
乘在巨鹰的翼,他飞到天国之上。
在天空之上,是黑月。
巨鹰和埃塔纳一起行礼致意,
向那腐水雕成的王座。
超越时间的王对埃塔纳低语,
"我知你所求,我将赐它予你。"
"但我也必受一份礼。"
"你的心愿不是为己,而为你的人民。"
"他们要替你为我呈上一份还礼。"
"王权将统治基什,众人将得秩序。"
"但一段时日里得要献予我你等本性。"
"百兽将静默,安努纳奇将褪去。"
"时间的召还将得传听,那不死的必将死去。"
"为兴起你将陨落,我的嚎叫必将回响。"
"到时,你所买来的生命将开始逝去,
"你所献祭的灵魂将会回归。"
"你将知晓时日已至,当你听闻黑月嚎叫之时。"
接着埃塔纳陨落到地,巨鹰不再听得到他。
种子在他手中, 巴利降生基什。但他的寿命要远远短于父亲。
基什没有为埃塔纳的灵见哭泣,
但基什确有哭泣。


监督者紧急会议29摘录

O5-1:你听过记录了。我们进展如何?

O5-3:你确定我们可以相信这些?这可能只是随便什么古代神话潲水。

O5-2:毫无疑问。它和我们从夜之子处收集到的散碎记录太过匹配,关于我们文明间的空白期。这之前一直说不通。

O5-8:因为我们并不知晓我们本性的真相。

O5-2:是的。

O5-6:我们做的一切都是无意义的吗?我们到头来只是伪善者吗?

O5-1:我们已经是伪善者了,这只是扩大了规模。但也不会改变我们必须要做的事。

O5-11:就算这意味着我们一直关起来的才是唯一“正常”的?

O5-5:无论对错,我都不能回头。若我这么做了,就意味着所有死去的人都是白白牺牲。谁能承受这份重担?

短暂沉默

O5-12:我才不管什么是经验主义意义的异常。它对我们的社会是异常,这就应该足够了。

O5-7:听着,听着。曾经的我们不会改变今天的我们。

O5-4:那黑月嚎叫时会发生什么,好像暗示说很快就会了?

O5-1:最可能的是,我们失败。但在如此漫长的时间尺度上,哪怕是相对接近也可以给我们几世纪时间。还有百来个异常可以随时终结世界,没理由对此绝望。同时,我们做好防备设置警报系统。能做的就这些。

O5-13:可能有一个依靠能让我们对抗危机,但并不能保证必胜。

O5-1:你的提议是什么?

O5-13:我们已经有了种子,连同完成拉撒路计划的机会。Thaumiel计划和它的组成部分本来只是作为保险,但若是积极利用它也可能拖延甚至阻止此事件。

O5-10:…同意。让我们把枯萎的麦谷换成过去收获的它自己,要多少次就来多少次。


收藏
投1蕉
你的态度
  • 稿件中的视频

    相关文章
    0

    错误信息